九幽——九尾幽灵猫妖

上学了,更新随缘,不过有时间就会更新的(作业这个恶毒的东西)有cp,是狗狗,doggy,欢迎klQQ3485348665

动物救助站(18)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金式问号三连。


    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草原区,一个人躺在草地上,虽然很舒服【呸】。


    来~让我们回到早上。


    “唔……好舒服……”金蹭了蹭“床”,“嗯……等等,床的感觉不太对?”金立刻做了起来,然后发现自己身上盖的是草,睡的也是草。“这是哪?!我不会梦游了吧?!不对!梦游是不会盖这些东西的!肯定有人把我带过来的!”金: 智商突然上线。


    “这里……是热带草原区……如果我是晚上过来的话为什么没有事?很多食肉动物都是晚上觅食的,我怎么可能一晚上没事?”(你金哥还是你金哥,关注点永远那么犀利。)


    “唔……不想了,肚子好饿……”(金,冷静,把关注点拉回正轨啊!)


    “嗯?这是……炒饼?”(???金,黑人问号脸。)


    “哪来的?唔……不管了,吃吧。”(金你这样很容易被拐走的。【无奈】)


    “渣渣,醒了?”一道吼声从旁边传来出来。


    “嘉德罗斯!我怎么在这里?!”金突然十分激动的看向嘉德罗斯。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自己怎么可以安然无恙的在这呆一晚上没事啊,不过你这个渣渣还真是睡的死啊,把你从床上拖下来居然还睡的那么死。”嘉德罗斯突然嘲讽技能开启。


    “唔……”金十分脸红的鼓起了嘴巴,和个仓鼠一样特别可爱。


    “渣渣果然就是渣渣。”嘉德罗斯十分脸红的望着金,但是因为是动物的形态所以没有看出来。


    小剧场


    来~让我们看看嘉德罗斯的内心深处弹幕~


    【卧槽,这个渣渣怎么这么可爱。】【不用说了,他是我的王妃。】【这个渣渣是我的。】【格瑞是不可能抢过我的。】【怎么办,好想亲一口。】【我现在把他上了行不行?(???)】……以下省略


    嘉德罗斯:……虫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吧。


    正文


    “嘉德罗斯,你带我来这干嘛?”金十分疑惑。


    “你不是说你想出来玩吗?本王就大发慈悲的陪陪你好了。”


    “那也不能这样把我偷运出来吧??!”


    “什么叫偷运,明明是本王给你的惊喜,你这个渣渣不感恩戴德还这个样子。”


    “谁是渣渣啦!!你这个自大狂!!!”


    “哈?渣渣你活的不耐烦了?”


    “略略略。”


    “喂,渣渣,你觉得是格瑞好看还是我好看。”嘉德罗斯突然问了这个不相干的问题。


    “啊?当然是格瑞啦,格瑞那——么帅气,而且格瑞那——么威武,格瑞总之特别好啦~”金听到这个问题后特别兴奋的夸着格瑞。


    “还有啊,唔……”金感觉到一双手捂在了嘴巴上,然后望了过去,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喂,渣渣现在呢。”只见一名有着灿金色头发,鎏金色瞳孔,有一点点婴儿肥的脸上有一颗黑色的星星的人面无表情的眯着眼睛盯着他,隐约有一点愤怒的样子。


    “你,你谁啊……”金有点惊恐的向后挪动。


    “哈?渣渣你认不出我了?这么惊讶干什么,毕竟我也是妖怪啊,我可不觉得你看见格瑞化形也是这样子的。”嘉德罗斯将脸靠的越来越近,金的头也越来越下,马上就要靠到地上了。


    “嘉,嘉德罗斯?不对,你不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才不会这样子说话!”金极力否认着,尽管他已经猜到“他”是嘉德罗斯了,但是感觉不要说话比较好。


    “噗,渣渣你怎么这么蠢,果然渣渣就是渣~渣。”嘉德罗斯被气笑了,事实证明金靠直觉的举动是正确的,这样子极大的取悦了这名暴君。(今天的金依然靠运气和直觉活下来了呢。)


    “喂,渣渣,你怎么这么能睡,都快中午了,要不要去一个地方。”


    “唔,去哪里?明明现在这么热。”


    “当然去个好地方,不过居然你嫌热,那我大发慈悲的让你晚一点去吧。”


    “谢谢你啊,嘉德罗斯。”


    下午


    “喂!嘉德罗斯你慢点!”金抱紧了正在疾跑的嘉德罗斯身上。


    “呵,渣渣才这么慢的速度就不行了?”嘉德罗斯还是把脚步放慢了一点。


    “唔……”金因为风太大只能闭着眼睛。


    “喂,渣渣到了,睁开眼睛吧。”


    “嗯……”金睁开了眼睛,瞬间被眼前的磅礴景象惊艳到了。


    金的眼前是一片日落的景象,太阳慢慢的向草地下沉没下去,因为风,草地也在絮絮的摆动。


    “喂,渣渣怎么样,这里不错吧,应该不比雪景差。”


    “嗯,谢谢你,嘉德罗斯,风景很好看呢。”金笑着望向了嘉德罗斯。


    “当,当然了。”嘉德罗斯脸不知道是太阳照的还是体温太高脸红了。


    “嘉德罗斯,把金放开!”格瑞的声音传了过来。    “啧,来啊!打架啊!谁赢了渣渣就归谁!”


    “不可理喻!”


    小剧场


    格瑞: ……(表示找了一天的人,结果发现是情敌掳走了,还发现情敌和自家老婆卿卿我我,还要和情敌打架好累啊。)


    我: 瑞哥,加油,看好你。


动物救助站(17)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ps:现在进入中期。(中期是日常生活和一些修罗场【呸,瞎说什么】) 在上学所以更新可能有点慢,不过会有时间就会更新的。

    “好啦,我觉得应该出去玩一下,格瑞你要不要去?好无聊啊~”来自金的卖萌。

    “……笨蛋,知道了。”淦,老子发小真可爱。格瑞:理智的发言。

    “哎嘿嘿,就知道格瑞最好了。”

    “格瑞,你说去哪里玩啊,毕竟你不可能出去,就在救助站里吧。”

    “嗯,那北极区吧,雪景很好看的。”

    “嗯!都听格瑞的!”

    “笨蛋。”

    收拾行李中

    “金,多带一点衣服,上一次你就是太冷了,结果倒在雪地里了。”

    “哎,知道了。”

    “金,带着这个保温杯,那里特别冷,水会结冰的。”

    “好~”

    以下省略……

    “金……”

    “嗯?还有什么吗?格瑞?”

    “你打算把我放哪?”

    “哎哎哎!格瑞不是东西啦!”

    “可是我想你把我放在你心上。”

    “哎哎哎?!!”金:不知所措。
    (我: 来人,把他拖下去,这不是格瑞,这是妖怪,呸,旧设才对。)

    好啦,开玩笑,以上是小剧场。

    正文

    “哈——哈——好冷啊。”金边吐着热气边说到。

    “金。”

    “怎么了?格瑞?”金蹲了下来。

    “唔……”金感觉到脸上一顿温热。

    “哎哎哎!格瑞!你干嘛呢??!”金立刻脸红了起来。

    “这样好点没?”格瑞爬到金的脖子上圈成一团,并用舌头舔舐着金的脸。

    “啊,真的好了一点呢。”(醒醒,金你的关注点不太对!格瑞你给老娘放开金!)

    “格瑞你好舒服哦~”金往格瑞身上蹭了蹭并且吸了一口。

    “笨蛋。”格瑞:还好是动物的形态,不然脸红就解释不清了。

    “唔……格瑞,快看!那里好漂亮啊!”

    “嗯。”

    “你看还有那里!啊!那里,那里。”

    “嗯。”

    “呐,格瑞,雪山的风景好漂亮呢。”

    “嗯,的确。”

    “谢谢呐,格瑞!毕竟上次根本没有时间看呢。”

    “嗯。”

    “唔!”金突然感到一股失重感,然后当机立断立刻把格瑞甩开,然后掉了下去。

    “唔……哎?我没有摔下去?”金感到有人拉住了他,然后想上看去,只见一个银发紫眸男子抓住了他,他的脸就像冰山一样严峻和冷酷。

    “笨蛋,小心点,知道吗?”银发男子开口了。
    “哎哎哎!??格瑞?!”金十分惊讶。

    “嗯,是我。”然后格瑞一使劲就把金拉了上来抱进了怀里。

    “不过格瑞,你怎么成这样了?”

    “我是修炼了很久的妖怪,当时我受了重伤变成幼崽时的样子,这就是为什么你捡到我的时候受了特别重的伤的原因。”

    “哦,原来那时候不是我的错觉啊。”金小声嘀咕着。

    “嗯?什么?金你什么时候看见的?”格瑞是妖怪耳朵当然尖。

    “啊,这是小时候啦,我有一次梦游突然醒了,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银色头发的男孩子,不过我一揉眼睛就消失了,我以为是我眼花了,然后就算了。”金十分诚实的说到。

    “那你有没有告诉秋姐?”

    “没有啊,毕竟我以为只是一个梦而已。”

    “嗯。”格瑞心里的大石头瞬间放下了,毕竟当初金把他带回去时秋就发现了他是妖怪了,然后看他没有恶意就稍微警告了一下,他可不敢和秋叫板,秋当初就是很强的除妖师了,现在更胜。

    “不过格瑞你好好看啊。”金盯着格瑞说到。

    “嗯……”

    盯……

    盯……
  
    盯……

    “笨蛋,看这么久干嘛。”

    “看你好看嘛。”

    “……”格瑞突然笑了一下,然后瞬间收了起来。

    “哇,格瑞你刚刚是笑了吧,再笑一下嘛,特别好看呢,唔……就像这样呢。”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

    “白痴。”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格瑞耳朵红了。

    “格瑞在笑一个嘛~”

    “就一个~”

    “不行。”

    “嗯~格瑞你最好啦~”

    “……”

    “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天天笑给你看。”

    “真的吗?什么条件?!!我一定答应你!”金十分兴奋。

    “就是……”

    “喂!格瑞!你和那个渣渣干嘛呢?!”嘉德罗斯突然出现了。

    “啧。”被打断了好事的格瑞十分不爽。

    “放开那个渣渣!他是本王的王妃!”

    “谁是你王妃了!你这个自大狂!”

    “闭嘴,嘉德罗斯!我和你打。”

    “哈,如果我赢了这个渣渣就归我了!”

    “嘉德罗斯,你休想!”

    然后……修炼场……

    什么?你问谁赢了?当然是格瑞啦,毕竟在北极区,占优势。

动物救助站(中秋特辑)

    祝各位中秋快乐!(可能晚了一天,毕竟被爸爸抓出去工作了,熬夜【微笑面对生活】)

    正文

    “姐姐中秋快乐!”金十分兴奋的对手机说到。

    “中秋快乐,金,怎么样了?还好吧?”秋十分温柔的在手机另一端说到。

    “嗯!还好,姐姐你怎么样了?”

    “嗯,还行,要注意身体哦。”秋看向了手中的机票,准备等一会给金一个惊喜。

    “嗯!”金开心的回答到。

    电话结束后

    “嗯……”金开始了思考。

    “中秋节应该要吃月饼,但是这里没有,不过有材料。”

    “好,决定了,自己做月饼吧。”(没想到吧,金会做饭,金在我这是万能的,哎嘿~)

    “叫格瑞过来帮忙吧。”

    一番软磨硬泡过后

    “就知道格瑞你最好了,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已经猜到结局的格瑞不想说话。(格瑞: 哦~去TM的友情,这TM是爱情【突然旧设】)

    “格瑞,你可以帮我拿一下面粉吗?”

    格瑞点了点头。

   “谢谢啦~”

    “格瑞!来打架!”

    “不打。”

   “切!格瑞你不会是怕了吧?!”

    格瑞继续叼着面粉不理嘉德罗斯。

    “这是什么东西?”嘉德罗斯看到格瑞一直叼着一袋面粉不理他立刻不高兴了。“……”

    “啧,既然这样,那我把面粉抢走好了。”然后嘉德罗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走了面粉,格瑞的眼睛立刻犀利了起来,准备抢回去。

    “格瑞,怎么回事,你那边怎么那么吵?”金把头从厨房探了出来,格瑞立刻停下了动作。

    “没什么,一个自大的神经病把面粉抢走了而已。”

    “那没事啊,在拿一袋就可以了啊。”

    “嗯。”(没想到吧,还有这种操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哎嘿~)

    嘉德罗斯: ???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操作?

    金:冷漠脸【对这种熊孩子就是要这样】

    然后……嗯……嘉德罗斯也加入了格瑞去帮忙?(误)捣乱。

    然后,面粉在整个厨房……四处飞舞。

    “啊,啊嗤……”金大了个喷嚏。

    “唔……嘉德罗斯!你给我停下!”金生气的对金大吼。

    “哈?渣渣?你居然敢命令我!”

    “说谁是渣渣啊!你这个自大狂!”

    “不就是你,就你这么弱。”

    “唔……”

    “金,继续做月饼吧。”

    “嗯!好!”

   “小鬼,你在干嘛呢?这个点还这么吵。”雷狮带着海盗团的另外三个动物一起过来了。

    “啊,我在做月饼呢,但是嘉德罗斯一直在捣乱。”

    “金,要不要我帮忙。”卡米尔问到。

    “不用了,我和格瑞来就好。”

    “哎呀,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嘛。”帕洛斯说到。

    “嗯……说的也是。”

    小剧场

    此为眼神交流

    “呵,小孩就是小孩,这么快就被金嫌弃了。”

    “啧,也总比你好,大概过不了多久那个第五的虫子也会过来吧,我看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切。”

    正文

    “哇,卡米尔你好厉害啊。”

    “嗯。”

    “和耀一样呢,耀也特别会合面粉呢。”

    卡米尔: 突然机警

    “哎哎哎!佩利!那个不能吃!雷狮!不许和嘉德罗斯玩面粉!面粉飞的到处都是!帕洛斯!你在馅料里加什么呢!”

    “哎呀,被发现了呢。”(啧,可惜了这上好的x药。    众攻: 妈的,帕洛斯你干什么呢!【虽然我也想干】    我: 呵,男人。)

   “恶党!你在王子殿下身边干什么呢!”安迷修冲了进来。

    “切,傻逼骑士过来了。”

    “王子殿下,王子殿下!你没事吧!”艾比进来后立刻被面粉糊了眼睛。

    “老姐你慢点!”埃米跟了进来,然后撞到了一起。
  “……”(翻译: 金,没事吧。)

    “怎么回事。”神近耀和银爵也进来了。

    然后都被面粉糊了眼睛。

    “哎呀。”

    艾比埃米撞到了安迷修身上,然后安迷修和雷狮在打架,然后雷狮撞到了海盗团的其他人,然后撞到了神近耀和银爵,然后撞到了嘉德罗斯,然后撞到了格瑞,最后全部撞到了金的身上。

    金: 生无可恋

    “金,你脸上有面粉。”格瑞突然说到。

    “嗯?可能是刚刚蹭的吧。”金说晚后立刻感觉到格瑞在自己的脸上舔了起来。

    “哎?!”金立刻脸红了。

    “我帮你舔干净。”

    “喂,格瑞,你干嘛呢!”

    场面一度混乱

    秋站在门口准备给金一个惊喜,打开门后……发现一群动物在金身上舔来舔去的。

    门开后一片寂静。

    秋姐: 今天我就要打爆你们的头(微笑)

动物救助站(16)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目前的情况是……格瑞和埃米找金,金和艾比找格瑞和埃米。(今天的格瑞找到金了吗?还是没有。)

    “哗啦啦啦啦……”森林中发出了雨打叶子的声音和水落地上的声音。

    小剧场

    格瑞那边

    格瑞:“啧……”(麻烦死了,下雨了就闻不到气味了,金不知道安不安全。)

    埃米:“金不知道怎么样了,雨林很危险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觉得在找到金之前就会被格瑞宰了的!我还没有和金结婚呢!    我:冷静,还有结婚是个什么鬼。)

    金那边

    金:“下雨了呢,不知道格瑞怎么样了,毛发会不会湿漉漉的,北极狐的毛发很厚的,要是湿了……”(我: 噗,金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艾比:“看不到最好,这样就一直和王子殿下独处了。”

    正文

    “艾比,你说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格瑞他们啊。”

    “没事,王子殿下,反正迟早会找到他们的。”

    “嗯……但是下雨了我有点担心格瑞啊。”

    “啧……”(艾比:小声逼逼)

    “嗯?怎么了?”

    “没有啊,王子殿下你听错了吧。”(艾比:大声逼逼)

    “哦。”

    另一边

    “……埃米。”

    “啊?啊!怎么了!”

    “你知道雨林的危险区在哪吗?”

    “知道啊,怎么了?”(埃米: 瑟瑟发抖)

    “告诉我。”

    “是是是!”

    片刻后

    一群动物扑在地上瑟瑟发抖。

    “说,你们有没有看到饲养员。”

    “没有没有。”

    “如果看到了告诉我。”格瑞冷漠的走开了,准备去另一个危险区。

    “是!”(谁招惹了这个煞神啊!!!老子要宰了他!)

    “啊!”“嗷!”“吼!”

    埃米,瑟瑟发抖(排行第二的动物真可怕,不能惹不能惹。——埃米的格言)

    金那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到这来了!!!???”

    “王子殿下小心啊!!!”

    没错,金又迷路到危险区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金: 可喜可贺个毛线啊!)

    “嗷——”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天而降,然后把其他动物都吓退了。

    “格瑞!”金十分兴奋的扑向了格瑞。

    “笨蛋。”但是格瑞少有的没有推开金。

    埃米: 擦汗中,真可怕,不过终于找到金了。

    艾比: 为什么要过来啊!明明我还在和王子殿下独处啊!

    今天的格瑞和埃米找到金了吗?终于找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了,格瑞,那什么。”

    “……嗯。”

    “检查室在哪啊?”来自路痴的发言。

    “……唉——我带你去吧。”格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哎嘿,格瑞你果然最好了!”金在格瑞身上蹭来蹭去。

    “笨蛋。”

    “呐,埃米艾比我们走吧。”

    “好/好的,王子殿下!”

    “嗯!”

    复查过后

    “看来还好,没有什么大事,你们毕竟身上都是血,吓死我了。”

    “王子殿下,我们怎么可能有事嘛!”

    “的确,毕竟格瑞在嘛。”

    “艾比,埃米,我们走吧,到我家去。”

    “好的!”

    (瑞式不爽)

    (恭喜艾比埃米入住金的住所)

————————————————

    我,九幽,终于回来了!军训真累,今天难得休息一天,还要一个星期军训,然后就要上课了,所以更新不定期(摊)

    你们会原谅我的对吧。(瑟瑟发抖,弱小可怜又无助)   
    不过上篇结束了,这是过渡,马上中篇,马上金会发现其中一些动物会变成人的。

向全世界安利筱五

筱五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了 !
@筱五
虽然我不会安慰人,但是我们大家都在关心你,都希望你能振作!

动物救助站(15)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此时的金正在思考人生的三大哲理问题,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干什么?

    “啊……怎么办……又迷路了……”金无奈的扶额。

    “对了,作记号吧。”金突然灵光一闪。(金可是很聪明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哎嘿。)

    金立刻捡了一些小石子放在树前,“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过了不久

    “等等,我怎么又回来了?”金无语的站在之前放小石子的树前。

    又过了一会

    “假的,一定是假的……”

    继续过了一会

    “啊——第几次回来了!”

    (我: 金,冷静,冲动是魔鬼)

    “唔……算了,我去找艾比吧,这样也比现在好。”

    “……这是哪?”

    在鸡飞狗跳之后(毕竟有那么多危险区嘛)金成功彻彻底底的迷路了。

    金无力望天,希望一下子就可以找到艾比这样也轻松一点。

    然后旁边传来一阵啾啾的声音。

    “啾啾啾啾——”(翻译: 衰仔到哪里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食物嘛!难道我下脚太重了?不可能,我才用那么一——点点的力气,难道是故意的!看他回来我怎么收拾他!)

    金听到声音后就把头探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只粉色的苏门答腊地鹃,头上还有一个呆毛(误)

    “那个……”

    “什么动物!”苏门答腊地鹃的呆毛立刻竖的笔直(误)

    “我是新来的饲养员,你是艾比吗?”

    “嗯?饲养员?”然后……“哇——是白马王子殿下。”

    “等等,我不是什么王子殿下啦。”金挠了挠脸。

    “不,你就是我的王子殿下!嗯——”艾比扑到了金的脸上。

    “唔……你松一点,要……憋死了……”金艰难的呼吸空气。

    “哇……对不起,王子殿下你怎么样?还好吗?要不要做人工呼吸?”

    “不,不用了。”金立刻深呼吸与空气亲密接触(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嘉某: 虫子你再说一遍!)

    “那个,艾比, 你知道埃米在哪吗?”

    “不知道,我正在找我那个衰……弟弟,王子殿下要不要一起找。”

    “嗯……那一起找吧。”(金:工作最重要)

    数个小时后

    “艾比,你知道这是哪嘛?”

    “知道知道。”然而艾比全程望着金,并不知道路在哪。(艾比: 走错更好,这样我就可以和王子殿下多相处了    我: 艾比你想法很危险哦。)

    “艾比,我们还是先检查身体吧。”

    “当然可以!”然后艾比脑子里yy了一大堆东西。(不)

    “啊——早知道先给埃米检查身体了。”

    “没关系,王子殿下,我们等一下一起找。”艾比小声bb“找不到最好。”

    “嗯?艾比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王子殿下你听错了,我自言自语而已。”

    “哦。”

    小剧场

    “衰仔!你居然比我早遇见王子殿下!”

    “不是,老姐你听我解释!”

    “哈?”

    “明明是你把我踢过去的。”埃米小声bb。

    “嗯?衰仔你居然敢顶嘴!”

    “我不是,我没有!”

    以下和谐(っ╹◡╹)ノ❀

    正文

    检查时……嗯……该怎么说呢……总之艾比脑子yy了一大堆东西,然后金表示: 那个眼神好可怕,装作看不到好了。

    “艾比,检查完了。”(金: 我这辈子都不想给艾比检查了,太可怕了,虽然没有嘉德罗斯那些动物不老实,但是……那个眼神……太可怕了。    此为金检查完艾比身体后的感想。)

    “好的,王子殿下!”(艾比: 检查完身体,这样子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我: 艾比你清醒一点,嘉德罗斯还有格瑞他们也检查了。)

    另一边

    埃米表示: 太可怕了,格瑞身上的低气压好可怕,我会不会被吃掉,金在哪?金我好想你……以下省略(瑟瑟发抖,弱小,可怜又无助)

    格瑞: 烦躁还有……低气压(我: 瑞哥你收敛一点)

    (今天的格瑞和埃米找到金了吗?也没有。)

动物救助站(14)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非常感谢你们在我手受伤之后等我更文,后来还发了低烧所以晚了,会连更几天的)

    金:“嗯……我找找,苏门答腊地鹃在……雨林,哦,雨林啊,等等,雨林?!不是吧,雨林最容易迷路了。”(金式摊和金式绝望)

    “要不找格瑞吧!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他一定会帮我的。”(格瑞: 我怎么感觉背后一凉,暗器?等等,这个熟悉的感觉,不会金又给我朋友卡了,不不不,应该不会。)

    “等等,我现在在哪?”

    “……”

    几个小时后

    “格瑞!”金看到格瑞后立刻激动的扑向格瑞。

    “……”瑞: 用爪子推开金(格瑞: 我不是我没有,是人设的错,我迟早要把人设斩了。    我: 瑞哥,冷静,冲动是魔鬼。)

    “格瑞你又推开我。”

    “笨蛋。”

    “唔……”金鼓起了嘴巴。

    (瑞: 可爱想太阳)

    “对了,格瑞,能不能拜托你帮我个忙。”

    “怎么了。”

    “我要到雨林去,但我怕迷路,能不能拜托你啊。”

    “……”

    “求你了~”金式撒娇。

    “笨蛋,走了。”(我: 哟~口嫌体正直)

    雨林

    “格瑞,格瑞,格~瑞~,你理我一下嘛~”

    “……笨蛋。”格瑞内心庆幸自己现在是动物,耳朵发红也在毛发里看不见。

    “太好了,格瑞你终于理我了!”金特别高兴。

    “……”

    一会过后

    格瑞觉得旁边突然很安静,“金?”

    然后,回头一看,后面空空如也“金!金!”(恭喜格瑞把金弄丢了/恭喜金触发迷路属性)

    “完了完了,格瑞呢?格瑞?格瑞!”

    “啊——算了算了,去找动物吧。”

    (此时的格瑞: 焦头烂额,四处找金,四处乱转)

    “啪——”旁边的树发出了撞击的声音。

    “啾——”(翻译: 哎——呦——痛痛痛,老姐下爪真狠,算了算了,去找吃的吧。)

    “嗯?”金抬头看了过去。

    一只蓝色的苏门答腊地鹃站在树枝上用爪子理自己的毛发。

    “那个,你需要帮忙吗?”金看着苏门答腊地鹃说。    “人,人类!妈呀!”

    “不,不是,我是新来的饲养员,你不用担心。”

    “啊,吓死我了。”

    “要不要我抱着你走,我看你撞到树上,应该会头昏吧。”

    “那真是谢谢了。”蓝色的苏门答腊地鹃摇了摇小脑袋。

    “嗯,没事。”金把蓝色的苏门答腊地鹃捧到手心里。

    “对了,你是埃米吧,你姐姐艾比呢?”金有点疑惑。

    “啊哈哈,这个……”

    “难不成你和你姐姐走散了?”

    “啊哈哈,是是。”

    “那我和你一起找她吧。”

    “啊,嗯……”(埃米: 救命)

    “说起来我也有姐姐呢,我姐姐对我超好的。”

    “嗯。”(埃米: 都是姐姐怎么差距这么大【泪】)

    然后埃米听了一路金式花样吹姐表示心累。

    小剧场

    “埃米,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啊,没什么。”埃米偷偷的望了一眼金。(埃米: 啊,好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他是我姐的弟媳了。    艾比: 衰仔你居然敢挖你姐的墙角!)

    正文

    “那什么,埃米,这是哪?”金式懵逼。

    “算了,还是我带你吧。”

    “不行,我要帮你就要帮到底。”

    “那好吧,我告诉你走哪。”

    数小时过去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嗯……这是哪?”

    “不知道。”

    “迷路了?”

    “应该迷路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那怎么办。”

    “不知道。”

    “要不四处走走。”

    “只有这个办法了。”

    在数小时后

    “我们这是又回来了?”

    “应该是。”

    “……”

    “……”

    “我们分开找吧。”

    “好。”

    (埃米你冷静,如果和金分开了就找不到金了。)

    过了一会

    “金?你在哪?我找到路了。”

    “金?金!”(恭喜又一位把金弄丢了)

    “金?你在哪?”此时另一边传来格瑞的声音。

    然后两位在一个转角遇见了。

    “……”

    “……”(此为埃米内心弹幕: 妈呀,是格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你遇见金了?”

    “啊,啊,是。”

    “金在哪?”

    “我不知道,刚刚不见了,我正在找。”

    “……”

    “要,要不一起找。”

    然后两个在一起建成了找金小队。

    (今天的格瑞和埃米找到金了吗?没有)

动物救助站(13)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唔……怎么办,注意事项上面写从来没有人看到神近耀,除非他主动出现,虽然有时候主动出现也没人看到……(我想到了爵哥,哈哈哈,来自煤炭的凝视)啊——烦死了,怎么找,分布地点太广了,去哪找啊……”

    “唔……”(金: 气鼓鼓)

    “怎么办啊……”(金式摊)

    “金,怎么了。”

    “对了,格瑞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金式星星眼)

    “不行,自己的事我不管。”(瑞式冷漠)

    “求你了~”(金式卖萌)

    “笨蛋,行,我帮你。”(瑞式脸红)

    “太好了,谢谢你格瑞,你真是我……”(金式危险发言)

    “停,我知道了。”此时格瑞想起被朋友卡支配的恐惧。(格瑞: 去TM的朋友,明明是我老婆。    我: 醒醒瑞哥人设又崩了)

    “说吧,金,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你帮我找一下神近耀,我不知道他在哪?毕竟分布地点太大了。”

    “好。”

    “格瑞!来打架!”一个黄色的影子从天而降,然后……“嘭——”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还有一些烟雾缭绕的特效。(噗……【憋笑,不行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剧场

    我: 嘉德罗斯你该减肥了(噗哈哈哈哈哈哈)

    嘉德罗斯: 才不是胖,本王只是毛多!

    我: 是是是,不是胖,是毛多(憋笑)

    正文

    “不打,我有事。”

    “切,就你有什么事。”嘉式嫌弃。

    “嘉德罗斯!你又找格瑞打架!”

    “切,怎么了,渣渣。”

    “我才不是渣渣!你这个自大狂!”

    “只有渣渣才不承认自己是渣渣。”

    “自大狂!略略略……”

    “切,说吧,渣渣你有什么麻烦,本王大发慈悲的帮帮你。”

    “略,自大狂,谁要你帮忙!”

    “金,怎么了?”

     “啊,卡米尔!太好了,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好。”

    “哇,太好了,谢谢你,卡米尔!”然后金扑到了卡米尔身上。

    “嗯,不用客气。”

    小剧场

    “为什么金扑不到我这边。”

    “因为格瑞你总是把我推开嘛。”

    “噗——”(一口老血)

    “唉——格瑞你没事吧!”

    (格瑞: 这该死的人设)

    正文

    “卡米尔,你帮我找一下神近耀,因为我不知道在哪里找。”

    “嗯。”

    “渣渣!你当我不存在吗!”

    (金式无视)

    真相帝

    问: 为什么卡米尔不告诉雷狮

    “这种事怎么可以告诉大哥。”

    (弟弟长大了,哥哥好心痛)

    “大哥你别装了。”卡式冷漠

    正文

    “那我去山崖找,你们上不去。”

    “金,小心点。”

    “知道了。”

    (不出意外……金又迷路了……嗯……噗嗤)

    “啊——这是哪?!”

    “飕——”

    “嗯?错觉吗?刚刚好像有东西从眼前飞过。”

    “嗯……算了算了,我找一下容易被筑巢的地方。”

    “啊——啊——”

    “嗯?什么声音?”

    “好像是游隼的声音。”

   (等等,金你怎么听到的)

    “嗯?”

    “哇,真的是!”

    “怎么办,我真的要现在这样子上去吗?不会被误认为是侵犯他的领地?”

    “……”(翻译: 上来吧。)

    “哦,好。”

    “……”(翻译: 金,好久不见)

    “哎?你认识我?”

    “……”(翻译: 嗯)

    “不对啊,我不记得我认识你啊。”

    “……”(翻译: 没事,你可能忘了)

    “不过我记得我小时候的确有一个叫神近耀的发小,他竟然和你重名呢。”

    “……”(翻译: 嗯……可能吧)【神近耀: 不,那就是我】

    “对了,神近耀,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吧。”

    “……”(翻译: 嗯)

    小剧场

    检查室

    “请问神近耀和银爵,你们在检查时怎么样?”

    “……”

    “……对不起,我听不懂,爵哥呢?”

    “嘿!爵哥?银爵?”

    (对不起,我找不到银爵)

    正文

    “嗯?你让我叫你耀就可以了?”

    “……”

    “好啊。”

    “……”

    “没事啦。”

    “……”

    “去我那住?”

    “……”

    “可以啦,我还想问你呢。”

    “……”

    “嗯。”

    “……”

     “哎?真的吗?”

    “……”

    “好的,我知道了。”

    “……”

    “唔……没事,他们一会就回来了。”

    “……”

    “没关系啦,我会补偿他们的。”

    “……”

    “好。”

    住所

    “金,不好意思,我没找到。”

    “没事,耀就在这呢。”

    “那就好。”格瑞和卡米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耀???,金都没有这么亲切的叫我)

    (恭喜神近耀入住金的住所)

嗯……天使金,画的不好
哇,第一次在lof上发绘画呢……紧张,可能以后也会在lof上发画画吧

动物救助站(12)

(不好意思,突然忘了还有一些没有复制所以少了很多,现在补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lof总是会有一些复制会无法粘贴,明明bcy就不会丢失)
#私设#

#前期都是动物,后期会变成人#

#第一次写连载,幼儿园文笔#

    翌日

    今天的金依旧很绝望(笑)

    “啊啊啊——————————我的房子!!!”来自金的怒吼。

    “……”(瑟瑟发抖【误】不敢说话的众动物)

    “说!你们干了什么!”来自金的绝望。

    “不就是打了一架,有什么好难过的啊,渣渣。”来自嘉德罗斯的不屑。

    “……对不起,金。”瑞式道歉。

    “就是啊,小鬼。”雷式不屑。

    “对不起,金。”卡式道歉。

    “不好意思啊,小东西。”帕式道歉。

    “怎么了?”(今天的佩利也是格格不入呢)

    “十分抱歉,王子殿下!”安式道歉。

    “金,我觉得他们可以不用住这了。”凯式看戏和挑拨。

    “唔……”安莉洁式呆萌。

    “啊啊啊啊,好可怕。”幻式慌张。

    “我觉得凯莉说的对,你们还是不要住这吧,除了格瑞,卡米尔,安迷修,凯莉,紫堂幻,安莉洁可以留下。”金式冷漠。

    “喂!渣渣凭什么!”嘉式愤怒。

    “的确,小鬼,你是不是欠♂艹了”雷式危险发言。

    “哎~小东西,这可不行~我做错了什么?真让我伤心。”帕式骗人。
   
    “哎哎哎?发生了什么?”佩式懵逼。

    “就是,金,我觉得应该不让他们进屋。”凯式挑拨。

    “唔……”幻式老实(不敢说话)

    “今天点名的不许进屋,不然就不理你了。”金式威胁。

    “……”(众攻: 不敢说话)

    “好了,我去睡觉了。”

    “啪!”(关门声)

    此为眼神交流

    “都是你们这些虫子的错。”
   
    “哈?明明是你这个鶸的错。”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试试!”

    “恶党你也有今天。”

    “二货骑士闭嘴。”

    “???怎么了。”佩狗狗你不适合思考这些东西。

    正文

    “哎……算了,等一会就让他们进来吧。”(金你现在就像受气的小媳妇。)

    “我先睡一会吧。”

    “……总觉得不对劲啊。”

    “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盯着我的样子。”

    “啊哈哈,怎么可能,肯定是我多虑了。”

    然后金一回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

然后……

嗯……
金被吓死了,全剧终

哈哈哈,不逗你们了,继续

金其实是被吓晕了

一缕魂从金嘴里飘出

“啪”(拍回去)

“喂,渣渣/小鬼/金/小东西/小子/王子殿下你没事吧。”

“嘶——怎么了?”

“我们听到你的尖叫后立刻赶了进来,然后就看到你被吓晕了。”

“嗯……我回忆一下……对了,有鬼啊——格瑞。”金扑到了格瑞身上。

“嗯。”

“切。”其他人

“呜,好可怕啊……”金缩在格瑞身上瑟瑟发抖。

(格瑞: 那个鬼是谁,我要感谢他 我: 醒醒瑞哥人设崩了)

“好了,金,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鬼的,没事,睡觉吧。”

“嗯……”(金: 瑟瑟发抖)

“那我们出去了,有事叫一声。”

“好。”

“你好,小家伙,刚刚吓到了你真不好意思。”

“嗯?谁!”金式警惕。

“我是银爵,刚才在窗户上不小心吓到你了。”

“啪”(开灯)

“呜哇,吓死我了,刚才两个亮闪闪的灯原来是你的眼睛啊。”

“是的,十分不好意思。”

“没事,对了,银爵,现在很晚了,要不明天检查身体吧。”

“可以。”

然后金抱着银爵睡了一晚上。

“金,起床了。”(来自发小【误】狼的提醒)

“唔……格瑞……让我在睡一会嘛……”

“起床了。”

“嗯……”

“金。”

“嗯?”

“你怀里的是什么。”

“他是银爵,昨天他不小心吓到我了,不过没事啦。”

(瑞: 区区一个煤炭居然想和我抢老婆 我: 醒醒瑞哥人设又崩了)

“金,起床,你不是还要检查他的身体吗。”

“啊,对哦。”

在一顿和平的早餐过后(误)

“银爵,你怎么突然到我家来了。”

“我觉得新的饲养员应该见一下面。”

“那谢谢你啊,银爵。”

“嗯。”

检查过后

“银爵要不你住我家吧。”

“嗯,可以。”

(恭喜银爵入住金的住所)

果然欺负银爵使我快乐,嘿嘿嘿